资讯信息

网站首页 > 资讯信息

四级托管 多方共赢 ——山西省农科院联合社生产托管模式调查

发布日期:2018,08,02 作者: 来源:农民日报 已浏览:63
分享到:

玉米所首创的十字型农业生产托管,其先进性体现在通过农户自己成立合作社,把生产托管给合作社;重构了农业生产关系,村级合作社内农户建立合作,乡、县联合社内同级合作社以合伙人制实现联合,大抱团改变了小农户在生产中的弱势地位,成为产业链上的整合者。对此农民日报2018年7月30日01版要闻栏目对玉米研究所十字型农业生产托管模式做了详细报道。

详细内容:

今年,山西省平遥县用了3个月的时间,快速实现了6个乡镇100多个村的农业生产合作托管。

“我们以高于市场价1到3分钱收购玉米,引导整村整乡整县农户合作起来进行生产托管,建立了县乡村托管体系。县级联合社统一提供产前、产中、产后‘一条龙’服务。”平遥县农委王江涛说。

当下,农业生产托管并不鲜见。平遥实践的特殊性在于,农户自己成立合作社,把生产托管给合作社;重构了农业生产关系,村级合作社内农户建立合作,乡、县联合社内同级合作社以合伙人制实现联合,大抱团改变了小农户在生产中的弱势地位,成为产业链上的整合者。

“小农户为主体的联合社,可以横向整合农资、农机等环节建立全产业链联盟,实现产业升级,解决好小农户和现代农业发展的有效衔接问题;纵向实现了县乡村农户的抱团,农户可以参与合作社剩余利润的分配,收益空间变大,可解决好产业链延伸如何增加农户收益的课题。”山西省农科院玉米所所长邵林生说。

以粮补为杠杆的产业联盟托管

当前,玉米产业面临国外大量进口,国产大量卖不掉的问题,究其原因是国内玉米种植成本过高,市场竞争力弱。

一户种两三亩地,粮食生产是兼业,用不用良种良法,农民对此不敏感,经济效益也不明显。土地碎片化经营成为生产成本高的一个主要因素。

“用农业生产托管模式种植,首先实现规模化,再提高科技成果的转化率,进而推动产业升级,有效降低玉米种植成本,使国产玉米有国际市场竞争力,才是玉米产业的治本之路。”山西省农科院玉米所所长邵林生说。

农民没有获得感的农业生产托管,很难迅速得到农户认可。基于此,2017年,山西省朔州市山阴县一家以社会化服务为主的农业企业,以每斤高出市场2到3分钱的价格对农户的玉米代销代储,吸引农户参与托管,共托管230多户的6400多亩土地。企业还参股该县百川、喜丰、双赢等16个农民专业合作社,直接服务山阴县30多个合作社的生产。

按照托管合同,该企业为农户提供代购农资、代耕代种代收等“七统一”的优惠价生产服务。企业则从抱团实现的农资购买、农机服务等环节溢出的议价能力和规模种植实现的优质中获得优价等方面获取收益。

“托管+粮补”的方式既解决了土地节本、增产的问题,还给农户带来了增产增收的获得感。

“‘山阴模式’2018年的托管面积达到了2.6万余亩,实现了土地规模化种植。但是,这里面有两个问题没克服,一是没有整村推进,区域内的碎片化问题没得到全面解决;二是企业主导的合作社,农户在产业链延伸上的收益增长空间不大。”邵林生说。

以县域为切入点的四级联合社托管

经过总结,2017年秋天,山西省农科院

开始进行联合社托管模式的设计与实践,在平遥、山阴、忻府区等地,以县域为平台的切入点进行联合社的布局。

玉米所采取两步走的路径,第一步从上到下先选择人,采取先选择县级联合社理事长人选、县级联合社理事长再在适合托管的各乡镇选择乡级联合社理事长人选,各个乡级联合社理事长人选再在各村选择村级合作社理事长人选。第二步从下到上进行从村、乡、县、省,各级合作社的联合抱团。

选择各级联合社负责人是建立体系的核心环节,根据农村的实际情况,平遥把实践放在村级合作社负责人选用上。优先选村支“两委”主要负责人,在乡级联合社人选上,重点考虑有影响力和能力的本乡镇某村的村干部。

平遥县所形成的联合社体系,把产业链条中最弱势的群体农户变为了一个最有话语权的群体,农户不仅获得与产业链上下游环节的议价能力,还获得了参与合作社剩余利润分配的机会。

“平遥实践的顺序是先建立生产关系再推进生产力发展。建立托管体系,不仅形成了新型生产关系,而且也构筑了科技成果转化平台,推进科技转化提高效益,推动产业实现现代化是顺利成章的事情。”邵林生说。

“所以,从农村综合改革的效果上看也是多赢,有利于促进农业节本增效和农业绿色生产,有利于小农户与现代农业的有机衔接,有利于发展壮大农村集体经济和推动生产服务业发展。”平遥县农委王江涛说。

平遥实践的成功,坚定了山西省农科院做这件事情的信心。2018年6月16日山西省农科院玉米所牵头对近30个县的县级联合社人选进行了培训,拟大面积推广这一模式。

当天,与会的县级联合社负责人还就酝酿成立省级联合社进行了探讨。这一理念下,省级联合社主要是平台功能,负责农资统采分销、技术和信息等服务。县级联合社是主要的经营主体,发挥牵头作用,组建农业服务公司统筹县域农业社会化服务,承担和承接政府惠农政策、购买服务、农资仓储服务等业务。乡级联合社是县村之间的联络组织,构建乡镇层面的农业服务平台。村级合作社是最基层的组织实施者,也是四级托管体系中的基础环节。

联合社托管模式重构了生产关系

6月30日,中粮集团的高管莅临山西平遥,与山西和之瑞种植专业合作社联合社、农行平遥县支行进行对接,建立“中粮集团+银行+县级联合社”三方合作的粮食银行性质联合体,是三方谋求的目标。

3个月快速形成的平遥三级联合社托管体系在粮食销售方面获得了与大公司谈判的机会。

此前,山西省农科院玉米所与北京爱种网科技有限公司签署了战略合作协议,达成利用大数据服务共同推进农业生产托管的意向。

今年以来,正大集团、中煤保险等下游企业也就如何与四级联合社体系对接并进行服务,与相关单位多方接洽,表达了深度合作的意向。

这表明,小农户通过生产托管实现的联合,正逐渐改变着其在分配、交换、消费等诸多关系上的弱势地位。而这个变化,正源于生产过程中相互关系的重构。

“通过共建共享的方式,建立四级联合社土地托管体系将千家万户的小生产组织起来,村级合作社内农户建立合作,乡县省联合社内同级合作社以合伙人制实现联合,是重构新型生产关系的核心。这种生产关系的重构,适应了我国的国情和农情,契合了现代农业生产力的发展需求。”邵林生说。

“还打破了科技转化的最后一公里瓶颈。”山西省农科院副院长王娟玲说。

建立起托管体系以后,山西省农科院也就建立起了一个强大的科技成果转化平台,他们计划5年内以省级联合社的平台整合500万-600万亩土地进行玉米生产托管种植,为粮食生产功能区建设提供模式支撑。

由此,新型生产关系的重构,对处在分离状态的农资、农机、农技、收购、加工等链条进行一体化整合,建立从产到销的全产业链,可大大提高产业的竞争力。

这意味着,山西省农科院创新的可快速复制的四级联合社农业生产托管模式,可以在不改变家庭经营的体制下,不改变土地承包权、经营权的情况下,通过合作托管实现规模化经营,建立起小农户和现代农业有效衔接的体制机制。

查看全部评论 >>>
评论
验证码